咕咕小砚

评论是更新的最大动力。右dio爱好者。天雷承花茸龍。

聽說lof要停了,放一下門牌號歡迎擴列。2114305269。

xz必糊

有了新的筆刷迫不及待搞點陰間東西

【西撒dio】无题

迪奥不明白,西撒到底在执着什么。他绞尽脑汁把自己往西撒床上送,例如故意让他撞见抱着他的衣服嗅着味道呜咽着自慰的香艳场景 ,但西撒只把门一关,转身离去。例如装作怕黑要求和他睡在一起,再用细嫩的腿装作不经意的蹭过那个部位,这已经是明显到极致的暗示,西撒就搂着他什么也没干睡了一晚上。

  迪奥懊恼极了,他不明白,那些找他寻欢作乐的人,他们中有功成名就的律师,有腰缠万贯的商人,或者一些到处借钱,只为了和这个淫荡的漂亮男孩共度春宵的人,唯独西撒从不为之动容。暗暗滋生的征服欲望让迪奥迫切的想为男人戴上项圈,他讨厌不可控的因素。

  “那个狗娘养的带着刀,但油水挺足的。”

  作为贫民窟最年长的孩子,西撒领着一群男孩猫在巷口的死角里挑选猎物。迪奥跟在他身后指着一个肥胖的老男人说。

  “让我去,对付这种人我...”

  “不行。”

  西撒斩钉截铁的沉声道,脸色铁青回头瞪了一眼正欲发作的迪奥,向身后的男孩们分配着任务。

  “至于你,看准时机来搭把手。”

  对着西撒的背影,迪奥低声咒骂道。

  “艹你的,西撒。”

  计划显然不那么顺利。西撒的腹部被捅了一刀,血液浸湿了衣服,男人正洋洋得意的准备再次下手时,肥硕的身躯轰然倒下。迪奥轻巧地从男人口袋里勾出钱包,嫌恶的踹了踹男人的尸体,对着蜷缩跪地的西撒抿唇递去个幸灾乐祸的笑。

  “你该让我来的。”

  他们从那条昂脏的巷子中出来,迪奥扶着西撒。其他男孩七手八脚的处理男人的尸体,在这儿死一个人不算什么。

  西侧的脸上全是细细密密的冷汗,背上的衣料被汗水打湿,腹部的疼痛让他产生令人干呕的眩晕感,每呼一口气,伤后便火烧般的疼。迪奥冷冷的看着狼狈的西撒。

  “你没必要那么做,那种瘦弱的家伙也不会对你有多少价值的,你没必要保护他...哼。还搞得这么壮烈?”

  他的声音很轻,但他确信西撒听见了,只不过粘稠的血液同样糊住了他的喉腔。迪奥冷哼一声,西撒的血迹滴在迪奥的白衬衫上,红白分明显得格外狰狞。

  “就算是我现在也能悄无声息的把你干掉。这里可是贫民窟,蛀虫的温床,罪恶的摇篮。”

  微弱的气音在唇齿间游离,转瞬即逝。

  “你不会。”

  

  

  西撒醒了。他躺在床上,伤口已经被人处理过了,绷带上被人恶趣味的打了个蝴蝶结。走在街上才能闻到别人家飘出来热饭热菜的味道,此时却盈满了房间。西侧四处寻觅,却没有看到迪奥的影子,他唤了两声无人应答。正欲下床查看,男孩端着碗走了出来。

  “你在鬼叫什么?”

  西撒迟疑的看着迪奥手中的东西,又抬头看看他的脸。

  “...你会做饭?”

  迪奥把碗往西撒手里一塞,大爷似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翘着腿,对于他问出的问题很是不屑一顾。

  “在我成为孤儿前所有的事都是我做,当然之后也没什么区别。心怀感激的吃吧,那个老头儿的钱包还挺鼓。”

  “我是个意大利人,迪奥。意大利人总是很重视家人。”

  迪奥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之前问题的答案。

  “那个家伙不会感谢你的,你以为这是过家家吗?这里可没有你的家人。都是附在你身上蛀虫罢了。”

  “我希望你是。”

  灯光映在西撒的眼睛里流转成了星河。

  

  

——————到这里就结束了,是假期之前写的。太羞耻了,也不打算写完了。就到此为止了,还是发上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