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京砚

p1-2是私设爵士舞者)?
p3只是单纯想画阿银的小瘦腿。

  昏沉的天空黑云密布,瓢泼的雨砸在地上,没有一丝光能穿过重重阴云照射到地上。
  雨中伫立着一个人。他成束的栗色的马尾服服帖帖的粘在身上,手里捧着一束白菊,目光落在身前一方矮矮的坟墓上。他就是曾经的真选组一番队长,冲田总悟。
  五年了,他他稚气未脱的少年脸庞已棱角分明,他长高了,也长大了。他的刀刃愈加锋利,眼神亦是如此。五年了,他失去那个人已经五年了。
  “姐姐,你说但那他还能回来吗?”冲田总悟半阖着红眸,睫毛上挂着的雨珠随他眨眼的动作掉落在地上粉身碎骨。回答他的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冲田总悟叹了口气,将花束放在墓前。但在起身的一瞬间却抽刀出鞘迅速架住这突如其来的一击,狂风卷着树叶不断发出悲鸣。冲田发力让对方闪出三米开外,雨能阻碍视线,却不能阻碍他野兽般的直觉
  一道惊雷划裂天际,冲田总悟借助雷光看清人缠满绷带的脸,眼神愈发凛冽起来。“就是你吧,这场灾难的元凶。”对方用下一轮猛烈攻击作为回应,刀刃淬着寒光每招每式势如破竹,仅露出的一只红眸杀意毕露,饶是冲田总悟也渐渐在他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下无以应对。几番交锋以后,冲田总悟已是一身大大小小的伤口,一手捂着侧腹不断渗血的伤口,压低身形,努力稳住絮乱的呼吸,绷紧神经观察对方的动作。
  说实话,他有些吃惊于对方的刀法,毕竟这江户除了那个人,又有几人能敌的过他冲田总悟呢?
  他勉强举刀接住对方的刀刃,他的衣服黏在身上繁重不堪,长时间被雨水所润湿的身体几乎没有一点知觉。他的脑子昏昏沉沉,他愈发觉得对方刀法是如此熟悉,却无法拨开记忆深处那层浓重的雾霭。
  是谁,究竟是谁呢..?
  冲田总悟已经体力不支,张着嘴胸口剧烈起伏着呼气。
  快要撑不下去了吧。
  他努力对焦着视线。最终还是没没有等到那个人回来啊。哪怕一次也好,想再一次看见他的脸。
  但那...
  即使如此他也仍然竖起了刀,向着那不知名的对手笑的张狂。
  抱歉了,但那。
  冲田总悟看着对方高高跃起,后撤一步向对方迎了上去,在经过他身边时,冲田总悟闭上了眼睛,可他并没有感到意料之中的疼痛,而是怀中一沉,他诧异地睁开眼睛。令他愕然,自己的刀身直穿过对方的腹部,殷红的鲜血滴在地上的水洼中,晕成一朵妖艳的花。
  冲田总悟摘下他的笠帽扔到一边,熟悉的卷发,不过从银色变成了白色。他心口一紧,心里已经拟定了一个几乎落实的可能性,但他仍不甘的用颤颤巍巍的手慢慢地解下

一个脑洞,希望有太太能写出来1551

就是五年后的小总在一次雨天给三叶扫墓,无意遇到了魇魅阿银,于是打起来了。最后阿银凭着最后一点意识扑向小总的刀尖,刀刃穿过阿银的身体,这是他最后一次拥抱自己的爱人,小总懵了,解开他的绷带才发现是阿银,忍不住哭出来了,但是雨很大,没有人能发现小总的眼泪。

腐女子恋爱理论的all银填词(..第一次弄。凑活看吧)

太懊恼,新吧唧不在家。

看jump,不想去做家务。

定春在嚎,忘记投喂狗粮。

糟糕糟糕,万事屋破产了

鬼兵队,白夜叉。


沙场尘土在飞扬。

刀光剑影使人晕头转向。

不如靠在一起静看夕阳。


树阴下,小河旁,

松下私塾很热闹。

刀落下的那一刹,

回忆却不住涌上。


逃出了牢房,偶遇了海盗。

少年的外表,危险的笑。

灰色斗篷在飞扬,双手鲜血在滴下。


真选组副长,土方十四郎。

抽烟喝酒,总例行检查。

就为了见他一下,口嫌体直没办法。


屋顶上,夜风拂过脸颊。

星空下,少年的心在跳。

宇宙很美,我想和你去徜徉。

温柔的笑,悄悄爬上嘴角。


真选组,武士刀。

夸张的红色眼罩。

他的口头禅是干掉土方,还有一句是我爱旦那。


贵公子 小太郎

江户黎明在远方

无论未来有多长,我陪你不必彷徨



吉原灯火亮 歌舞升平俏

烟雾缭绕烟枪纤指拿

丸子头 醋昆布条

紫色阳伞抵风暴



泼墨的晚上

银月枝头挂

紫色瞳眸倾泻一片痴狂



夺目的银色亮光,一直照耀我心上

一入all银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冬日的阳光

伊万死了,因为酒驾。
  他带我去参加朋友的郊外野营派对,喝了很多酒。可他执意要自己开车,我没能拦住他。他开的飞快,我在后面叫着慢点慢点,我仿佛可以听到风把车子刮出一道道伤痕的“刷刷”声。可他根本不理会我,虽然这条路少有人经过,但山路曲折,在一个转弯处,悲剧还是发生了。他没有把住方向盘,车飞快笔直的冲向前方,把坚硬的护栏撞得扭曲变形。最终翻滚坠入山沟,他的脑袋撞在一块石头上,在他的身边绽开了猩红的花,而我被埋没在废墟之下。我凭仅剩的一点气力和求生的本能向外移动。我的胳膊上净是些大大小小的伤口,有些甚至皮肉外翻,不断渗血。尘土落到伤口,里是钻心的疼。我的胳膊肘撑在坚石乱物上不断划出新的伤口。
  “呃啊!”
  我忍不住喊出声,叫喊是我此刻能想到减轻痛苦的唯一办法。我自诩是个坚强的姑娘,除了出生那会儿和家里养的大猫死掉的时候红了眼眶以外,我真的记不起来还因为什么哭过。而现在我只觉得鼻子一酸,眼泪掉在地上,张大嘴巴无声的呻吟。不知是不是因为压在我身上的压力实在太大,我的双腿一点知觉也没有。
  不行了...眼前的景色模糊后面的事情已经不在记忆内了。再次醒来是在医院的病床上,浑身剧痛。我注意到在床沿趴着一个人,是个来自立陶宛的年轻人,是哥哥的朋友。床头柜上放着我最喜欢的蜂蜜黑面包。
  “娜塔小姐,你醒了?”
  他突然出声吓了我一跳,我回过头看着他。他的双眼布满血丝,眼下挂着浓重的黑眼圈,大概是因为照顾我的原因。“托里斯,哥哥他在哪儿?哪个房间?”残存的记忆留在伊万倒在远处的景象,我深吸一口气,甩头。听到我的问句他起身给我倒水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把水杯塞到我手里后,目光躲闪,看向周围的开口。
  “伊万先生在...就在你旁边的房间里。”
  我当时并没有听出他语气中的无力,我对哥哥没事儿感到欣喜与庆幸。
  “扶我去看他,好吗?”
  我真的太急切看到他的脸了,一把抓住托里斯的手。
  “娜塔小姐...我得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
  当他这么说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哥哥出了什么问题,于是我把他的手抓得更紧。
  “呃...你以后可能不能走路了。伊万先生有冬妮娅小姐照顾,所以没事的。”
  说完,他用余光偷偷观察我的表情。说真的,我没有我想的有那么大的情绪波动。哥哥,没事就好,我弯弯嘴角。
  “辛苦了,托里斯先生。”
  在我放开他手的一瞬间,他又重新握住我的手,我眉头轻皱,开口问他做什么。他坚定的目光盯的我有些发怵,他抿了抿嘴唇说。
  “娜塔小姐,请和我交往吧,我愿意一直照顾你。”
  托里斯深息一口气,双手热乎乎的有些颤抖,他脸颊通红。汗珠挂在鬓角,他突然的举动着实吓了我一跳,甚至没有想起抽回自己的手,他见我没有反应,叹了口气,失望的垂下头。
  “果然还是不行吗?”
  当他这么做时,我都记不清楚原因是什么,竟然答应了他。在他欣喜又轻柔的抱住我之后,我才发觉自己做了多么一件愚蠢了错误的事情。
  接下来的一个月都是在托里斯的陪伴下度过的。他有时会给我带些面包,当我追问伏特加的时候,他又会不厌其烦的像劝小孩子一样劝我,然后塞给我一杯果汁。但我知道他乘我睡着时悄悄买了一些放在柜子里。他有时会让我坐在轮椅上陪我出去走走,住院部外面有一大片草坪,一些穿着病服的人在草坪上晒太阳。他就推着我顺着小路慢慢的走,边走边讲一些我没有听过的有趣故事,它就如同一缕阳光,融化了严寒。但每当我提出去看望哥哥,他总会遮遮掩掩的岔开话题,我隐约在心底疼起不好的预感。
  我问出了这个问题在我离开哥哥的第43天。他像往常一样推我出去晒太阳,像往常一样讲着故事,他讲到一半儿,我突然打住他。
  “托里斯  ,哥哥是不是死了?”
  我用的是陈述句的语气。在被欺骗了那么久之后,我也渐渐意识到了这点。我面无表情和得知自己再也无法走路的时候一样,平静的可怕。
  “对不起”
  他抱住我,他整个人都在颤抖。像犯了错的孩子求得原谅。这次我推开了他。
  “我累了,带我回去。托里斯。”
  我的太阳穴胀得发疼。我渴望休息。他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他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我也没有。
  把我送回病床后,他向我眨眨眼睛,他的眼角红了。
  “我不是有意要瞒你些什么,我保证。我们应该面向未来,不是吗?”
  他说出这句话时,我感到了真切的愤怒,不光是因为他隐瞒了我应该知道的这些事情,还有最重要的原因,他想让我忘掉哥哥。(或许他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我对此愤怒至极。)于是我说
  “滚出去,托里斯。拜托了,行行好,滚出去!”
  他垂着头出去了,还带上了门。听到脚步声渐渐消失,我抬起头看向门口,大声喊。
  “祝你好运,先生!”
  我的眼角又湿润了,我拉开柜子,取出他藏在那儿的伏特加。拧开瓶子不顾一切的往嘴里灌。放在平时,托里斯一滴酒也不让我碰,他会拦住,然后给我喝他鲜榨的果汁。
  我喝空了两三个瓶子后,冬妮娅进来了。他她握着手机,气喘吁吁,蓝色的眼睛里满是焦虑。冬妮娅平时是不管我的,但我成了病患,她就开始操心了。可我已经来不及把酒藏起来了。我尴尬得把手中还剩一半的伏特加放在桌面上。
  “冬妮娅,你怎么来了?”
  奇怪的是她没有出声劝诫我。调整好呼吸,她说。
  “托里斯给我打了电话,他...”
  我猛地打断她。我和托里斯刚吵完架,现在提他简直是火上浇油。
  “好姐姐,能别提他吗?”
  我抓起刚放下的酒瓶,当着她的面给自己灌酒。我是想要她阻止我的,借机扯开话题。出乎意料,她站在那儿看着我,一言不发,看的我头皮发麻有些心慌。当我再去拧下一瓶的时候,她终于开口了。
  “你喝酒吧,这次没人会拦你了。你知道这件事不怪他,他是为了你好。托里斯刚刚给我打电话,说他有要紧的事要出去,让我来照顾你?他还想说什么,但我听到电话那头“澎”的一声,他就不说话了。然后我听到有人大声喊‘天,他死了’。然后是一片杂乱的交谈声,最后电话被人挂断了。他和我讲话时一直在喘粗气,你知道他是这么着急做什么吗?今天是你的生日,他去给你拿蛋糕。”
  
  
  
  

         朋友们说
  我们是模范
         爱和情感
         如同安排
  但我们隐埋了一件事
  是他们不知道的
  我们彼此都在腐烂
  长着蛆虫的誓言
  他们会赞叹
  又或是诽议
  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喜欢
  泡在嫉羡的目光里
  我们带着面具
  虚伪的颂慨
  “我们是彼此的唯一,我们密不可分”
  在每个不为人知的夜晚
  你和荡妇互愉
  我与娼妓狂欢
  凌晨一点钟的时候
  我刚送走情人
  你推开门进来
  带来一身酒味
  还有你脸上瞩目的唇印
  同样鲜艳的
  还有我脖子上的吻痕
  和房间里没有散去的味道
  我们心照不宣
  我们缄默不语
  直到我打着哈欠
  先道了声晚安
  虽然他还在门口
  而我躺在席梦思上
  垃圾桶里
  有几个用过的避孕套